柳棺

柳浪闻莺

今天被一个道长调戏了
努力抑制自己上去嫖人的冲动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d(ŐдŐ๑)

寒武纪年的兔子:

说句很土的话:世上唯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毕竟人心隔肚皮,现实之中尤如此,虚拟网络更不必说。就像我曾经与基友说的那样,即使是同一个圈子也会有矛盾,毕竟在网络上,就算是同好,你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有一个同样的爱好。三观如何?品行如何?你还真不知道。当然我们大部分时候都和小伙伴一起愉快地玩耍,我也相信善良的人很多很多。不过就如同原po说的,如果你没有好好保护自己,就算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不怀好意,那也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缪小泽_圈地自萌自产自销:



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鹿非一:


Everybody knows that the boat is leaking,
Everybody knows that the captain lied,
Everybody got this broken feeling
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 knows,
That's how it goes,
Everybody knows,

And everybody knows that it's now or never,
Everybody knows that it's me or you,
And everybody knows that you live forever,
When you've done a line or two.

Everybody knows the deal is rotten,
Everybody knows the scene is dead,
And everybody knows that you're in trouble,
Everybody knows what you've been through,
Everybody knows it's coming apart,
Take one last look at this Sacred Heart,
Before it blows,
Everybody knows。

谢谢扎导这么久的付出。
Hope it isn't the end.

希冀着爱人的遗容

伯爵茶:

我这几天的感觉总结一下。像是一个碎尸谋杀案的受害者家属。正谈着一场梦幻般的恋爱,突然被叫到停尸间认领爱人的残骸。因为尸体和淤泥混杂在一起,我忍不住仔细分辨哪些是垃圾,哪些曾是我的爱人。但是有一些部分难舍难分,让我十分迷惑,仿佛模糊了爱人的音容,进而怀疑,自嘲,否定,昼夜难安。我知道凶手是谁,但他们手里掌握着爱人的遗容。使我愤恨之余又忍不住怀抱着卑微的期望,盼他们同情我,答应我的祈求,把爱人最后的相片给我看。


这恋爱开始得太甜美,结局太惨烈,大概这辈子都不会以同样的热情去爱任何人了。


——————


有朋友说我把这件事情看得太重了,这只是部电影,如果它不能娱乐你,还会有别的影片来娱乐你。但这恰好是扎克这个三部曲的不同之处,也是它不应该被平白葬送的地方。它的目标不是单纯的娱乐,它是怀着一颗赤子之心被创造出来的启迪与共鸣。它的角色们被希望成为一种激励,一种勇敢面对苦难又发现真我的象征。它在轻浮环境中的痛苦挣扎,它自断臂膀的扭曲求生,以及最后的屈服于畸形,都会是我人生中见证的最遗憾的事情之一。 

强烈的求生欲!!!!

罗辑学家:

看着老子的眼神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北冥:

他说自己如果拥有那些东西,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说自己不是杀人机器,能帮助别人
他说自己能做的不只是杀戮,残害,伤害
他说自己或许还有一些希望
他跪在它面前求它,让他救她一命
有一个人对他说,你不像你表现的那么擅长杀人
有一个人对他说,即使你是个坏种子,会长成腐烂的树,但仍会有那么一两片好的叶子
有一个人对他,你得越过癌症,越过那些把你往下拉的人,更重要的,越过你自己

他虽不是好人,但也绝不是坏人,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他心中星星点点,明明灭灭的希望,他的摇摆不定,他的挣扎,他的痛,他的一切,让他成为了一个很神奇的人

AOzero:

他会引用托尔斯泰,但是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读过;
他有严重的记忆问题;
他在秘密帝 国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他有的时候过度自信,很多时候过度自卑;
他闭上嘴战斗的时候非常凶狠;
他遍体鳞伤脊柱断了,还会挣扎着把手伸向他的女儿;
他在女儿要离开时,对她说,如果你能从我这里存活下来,你就能在任何地方存活;
他尊重其他人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
但他也会带他们去逛逛自己的生活。

他房间很乱,厨艺却还可以;
他放满了自己各种各样宝贝的藏宝小屋却又很干净;
他本质里就多愁善感,尤其面对和浪漫有关的字眼(比如婚姻,以及我爱你),和死亡有关的字眼(比如自杀,以及癌症);
他的眼睛,蝴蝶死了的时候,是褐色,蝴蝶复活的时候,是蓝色(by白编);
他其实很专一,也很深情;
他会开很多的黄色笑话,但不一定会实践它们;
他说自己在漫威编辑部留了一只自己的手,因为他的粉丝想要;
他不喜欢谁强迫他接受什么观点,所以同样的,他不会强迫别人接受他的疯狂;
他为了救人把手扭断,在对方称赞他是英雄时,他说你把我和Spider-Man弄混了。

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即使他一直在努力;
但他也绝不是个坏人。
他只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家伙w

小肥狼肚子饿:

昨天在汤上看到这个帖子,被戳到。73万次标记转发说明贱贱还是有人爱的。稍欣慰。私心打个贱虫tag,希望他们在一起能开心幸福。(出处见图原po) ​​​

PS:有一条有点偏差。不是“他对孩子很好”,是“他擅长应付小孩”。无所谓了。差不多?😂


船长星球:

三部曲的东西都搞定了,明晚(11.3)20点左右开预售吧……